特聚购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民营理论
疫情或可丰富损失共担的商业伦理
文章来源: 原创 发布时间:2020-04-23 09:59:29 浏览:1830次

(中华工商时报)3月1日起,优信公司许多员工要么被安排停工待岗,要么接受短期降薪。停工待岗员工每个月只能拿到工作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基本薪资,据说只有1700多元。

根据优信发给员工通知书得知,停工待岗期间,公司除了按照各地政策支付最低生活保障,还负担员工基本社保和住房公积金。但不少被停工待岗的员工认为,优信只发最低生活保障工资,是在变相裁员。有人于是后悔去年没接受裁员,最起码那时还有赔偿。

据悉,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优信的主营业务“全国购”受到了很大冲击,目前日平均交易量下滑幅度超过70%。

优信公司及其员工的遭遇,其实也代表了许多中小型企业的命运。由于防疫期间停工时限拉长,由于复工复产推迟或落实率不足,许多企业陷入经营困境。产品原本有销路的企业,由于上下游供应链中断或者停产或者销售迟滞,而那些原本就经营困难的企业,经过这场疫情的冲击,命运就更加岌岌可危。即便有国家的政策支援,也不可能弥补所有的经营损失。对这些企业而言,与销售额减少相比,更令企业难以承受的是生产成本并不因此就减少。其中最为突出的因素有员工工资、经营房地产租赁费、物业保管费、水电费、社会保障金、税费,等等。这些几乎都是雷打不动的成本,对企业而言,如同从伤口不断流出鲜血一样。

固然,疫情发生后,各地推出了很多救助企业的措施,但即便社会保障金可以缓缴、税费可以减免,都远不足以覆盖企业维持存在的成本。比如由合同确定的商业房地产租赁,在疫情突发,客源几乎断绝后,双方是否还要僵守原来的约定呢?如果守,等于损失完全由承租方承担;如果不守,除非合同预料到这场灾难而提前约定免除条款,否则谁有权力能强令出租方免除租金?你说你没收入,我还没钱还房贷呢。

停工期间或者没有收入进项期间的员工工资,更是考验企业经营者的一道难题。不仅这个期间的工资关系受到动摇,就是员工回返企业后14天隔离期的工资支出,对这些困难,小企业都需要斤斤计较。此时能有底气高喊“不停薪”“不裁员”口号的企业,毕竟是凤毛麟角。大多数处境艰难的小微企业正在用沉默和拖延来回避这个烫手问题,但终究是难以回避的。

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袭击,对企业与企业之间、企业与社会之间众多的合作关系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将双方突然抛掷到一个甚至法律都不可能完全规范的空白地带。在这个空白地带,如何承受和分担由疫情带来的巨大的社会损失,正在用一道艰难的考题对双方进行测试。合法的未必合理,合理的未必合规,如何处理,考验着企业掌门人的智慧和眼界,考验着人性的明暗和企业责任意识的高下。

在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尽管没有法律规定和政府要求,有的企业能主动分担原本不属于自己的损失,比如万达集团,一下子将40亿元的商业租金全部豁免。但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更多的是房主死守契约一字不改的冷漠和短视,甚至还有房屋中介借机买卖两边通吃。

疫情期间的企业经营法律关系,是许多地方政府部门和包括各级商会在内的社会组织援助企业诸多工作中的一项内容。但在疫情期间有哪些突出的法律关系是通用的,要在大众媒体上广泛宣传。不仅要从企业角度,也要从职工角度研究如何维护和平衡双方的合法权益。尤其是鉴于“法律社会最低的道德”的定律,全社会不仅要宣传法律,更要宣传类似万达集团这样的良好典型。

此外,合同条款一般都会有“不可抗力”条款,但“不可抗力”的概念通常只有政府才有解释权。类似新冠肺炎疫情,是否属于“不可抗力”情形,有关部门要尽快明确。(本报评论员 李富永)

 

  (责任编辑 王宸)